Return to site

孵化模式还原最初的梦想

青年报资深记者 郭颖

孵化模式还原最初的梦想 青年报资深记者 郭颖

    石李珊在上海开出了她最新的一家“众创空间”。青年报记者 常鑫 摄

 

    从最初的雏形“创客空间”到现在的众创空间,打造了一个个创新与创业、孵化与投资相结合,为小微创新企业成长和个人创业提供综合服务的平台。空间服务企业,而相关部门也有多种方法为众创空间提供服务和扶持,由近90家创业服务组织共同发起的上海众创空间联盟3月成立,用于补贴联盟成员单位在2014年提供的创新创业服务的资金已经开始陆续发放。

    不同的众创空间,对企业的服务有不同模式,今天起,《青年报》将为大家一一解读。

    成立于5年前的新车间,可以说是上海乃至全国最早的“创客空间”之一。它的创始人李大维,目前已成为全国的“众创空间”代表人物,正是他,第一个将创客文化带来上海。

    而新车间另一位核心会员、85后艺术设计硕士石李珊此刻却在上海,开出了她最新的一家“众创空间”。虽然尚未正式开张,但是所有创客工具都已摆放停当,环境“高大上”,跟很像车间的新车间有着天壤之别。青年报资深记者 郭颖

    国内首家众创空间诞生在上海

    2010年,出生于中国台湾的李大维在上海创办了国内第一家创客空间——新车间。开办创客空间的初心,是从事软件开发的李大维想跟玩具太多的女儿一起“玩”。后来他跟朋友们决定把这个空间对外开放,让大人和孩子一起来玩,做自己想要的东西。

    每月交100元,就可以成为新车间的会员,使用新车间的所有工具。新车间的会员没有年龄、职业、性别的限制,只要想玩科技愿分享的,都可以参加。某种意义上说,新车间就像是一个公共研发服务平台,提供给创客工具和材料,让他们DIY科技新品。

    事实上,石李珊并非“技术型”创客。“当时,我就想找到一种懒人也可以养好花草鱼儿的方式,后来在网上搜索到李大维老师有教这个的工作坊。”于是,石李珊抱着学习制作“鱼菜共生”小系统的目的来到了新车间,那是2013年8月。

    “新车间的运营方式是一个绝对国际化的社群的管理方式,没有谁是老板,没有谁是负责人,都是志愿者自己管理。”曾担任新车间开放夜主持人的石李珊告诉青年报记者:“过去其实没有创客文化这个词,就是maker,hacker这样的一些词,它源于车库文化。国外的家庭很多都有车库,车库经常就会像工作间一样,场地有些凌乱没关系,这样的环境帮助了大家去实践去动手动脑。”

    石李珊认为,上海是创客文化的发源地,聚集了很多外籍朋友,所以创客文化最初出现时仍然有些“边缘化”。“这批人都有共同的愿望就是希望能有一个地方做东西。李大维的初衷也是喜欢自己做东西,但是又会把家里弄得很乱。中国的家庭基本没有车库,所以这批人需要一个公共的‘车库’,有这样一个公共空间满足了纯粹的想要动手做东西的需求。”

    创客群体需要积淀难以复制

    对于这次没有去参加热火朝天的深圳创客周,石李珊的解释是:上海和深圳是完全不同风格的城市。深圳有值得肯定的地方,但上海一直有更鲜明的特点。“上海创客群体是自发形成的非常有生命力的一个群体。最开始这个群体是一群外籍人士以及一批海外留学工作背景的人为主,尔后发展成现在的样子。整个人群在迅速成长中,这是需要积淀的,很难在几个月内发展成人人都是创客的状态。”

    李大维之所以“抢手”,那是因为在新车间这样的众创空间里,充分还原了“创客”的最初定义:酷爱科技、热衷动手实践、以分享技术和交流思想为乐的人群。

    “创客概括起来至少包括以下几方面:强调动手制作;乐于开放分享;有开源精神;思想中没有门类学科限制等。”石李珊坦言,上海的创客群体结构不容易复制。“创客没有地域性,所以我们还是可以充分结合深圳等地的各种资源来做好上海的众创空间。”

    在管理新车间的时候,石李珊发现,不少“创客”有想法但不会做。于是,2013年,她与李大维共同创立了一家专注于创客与教育的机构“小小创客”,将一些来源于“创客”的课件、教程嚼碎,教更多人“玩”。

    “小小创客的世界里,没有任何学科的界限,没有任何门类的划分,我们关注的是想法本身,以及如何将想法实现。” 石李珊表示,小小创客希望通过创客的方式,将创客开放、平等、创造的精神发扬,让更多的人加入开放分享、开源硬件和互联网驱动的创客运动。而此番,亲手打造一间新的众创空间,更是为了进一步推动创客文化。

    刚刚拿到5万元众创空间政府补贴的石李珊很知足:政府愿意采购创客组织的服务,这意味着创客及创客文化已经被主流文化所接受,这更有利于创客文化在国内的发展。

    石李珊认为,应该是先有“万众创新”,然后才有“大众创业”。“创业是在创新的基础上出现的想要创业的一部分人。创客文化的重点应该在于让基数变大,包括时间、免费或低廉的资源、不同背景的文化、能够互相探讨的人群集合,如此才能形成良好的创客土壤,让创意的胚胎生长。”

    创客创业从“众筹”开始

    采访中,青年报记者获悉,已经有一部分创客开始“创业”,而他们试水创业的方式是“众筹”。

    成立于2013年11月的蘑菇云创客空间,是浦东第一家、上海第二家创客空间。蘑菇云创客空间位于张江,由张江软件园提供场地支持,独特的地理优势令它吸引到一群“张江男”,但他们的创新行为并非属于职务范畴,因此,他们可以说是一群专业的“创客”。蘑菇云创客空间拥有独立的加工室、公共协作区域以及储物、耗材商店等,提供了一个开放式的社区化会员空间。

    青年报记者看到,空间内拥有木工、金工、CNC、电焊台、激光切割机等加工设备,Arduino、传感器等创客相关零件,服务范围包括机械、电子、金属加工、3D打印等。在公共桌面区域,可提供20人左右进行独立或协作的项目开展。

    孙浩钦和王蓉是上海创客圈里小有名气的“创客夫妻”。虽然供职于一家网络科技公司,但他们仍然每周都要来蘑菇云创客空间“玩”,他们临时租的房子离这里步行只要20分钟。

    在蘑菇云,孙浩钦和王蓉收获了很多志趣相投的创客朋友。“我们的组织是松散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强项,每当要推出一个新项目时,谁的强项就由谁来解决。可以说,创客的创新,其实是一个众创的过程。”

    对于创业,孙浩钦和王蓉已经小试牛刀。他们自己制作的四轴飞行器的造价比较高,不是所有创客都能买得起,便做了一款迷你的,只要200元一个。经过众筹之后,一下子就卖掉了200个。孙浩钦和王蓉打算未来通过开发养殖观赏虾的仪器设备实现“科技创业”。

    [点评]

    创客孵化模式就是众创空间的雏形

    “创客孵化模式其实就是众创空间的雏形:创客空间。创客空间服务创客群体和满足个性化需求,为创客提供互联网开源硬件平台、开放实验室、加工车间、产品设计辅导、供应链管理服务和创意思想碰撞交流的空间,支持创客将奇思妙想和创意转化为现实产品。”上海众创空间联盟理事长范伟军介绍说,除了新车间之外,像Fablab、蘑菇云创客空间、凤巢联合创新空间、创客大爆炸、社区创新屋等,都属于创客空间。

    范伟军指出,从创客空间走出来的创客,不一定每个人都会去创业,但一定都会去创新。“创客空间对培育社会大众的创新精神、塑造上海的创新创业文化有一定的推动作用。”

    “这次获得政府补贴的首批众创空间中,很多都是创客空间。” 范伟军介绍说,由于其非赢利的公益性特点,决定了它们需要得到政府的扶持。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